不止一次

2019-06-19 13:02

在回程的火车上,我给卿云发短信说:希望你悬崖勒马,回归家庭!卿云回短信说:对不起,我已经掉进了深渊!一时间我眼前一黑,就像真的看见了黑信拖着卿云朝万丈深渊跳下去,而我自己恰恰充当了他们的元凶!

一年后,他带着老婆来济南投资项目,我们更是脾气相投,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。之后,两个家庭也开始了密切的来往,黑信老婆是个说话做事粗声大气的女人,不止一次,黑信当着我和我老婆的面熊他媳妇,他说:你能不能像个女人?他老婆说:我咋不像女人啦?黑信说:你看看嫂子,你咋不长眼睛好好学学?

可是,最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一个月前,我回济南总部开会,在家呆了一个多星期,无意间发现老婆手机上有一条非常暧昧的短信,大意是他很爱她,我不但要得到你的人,还要得到你的心!而发信人居然是黑信,我当时的血液直往头上冲,整个人感觉都快要气炸了!

这话听在别人耳朵里,可能觉得特讽刺,但我当时却飘飘然感觉很受用。说我老婆是天仙美人不敢当,但我老婆的漂亮贤惠却是有目共睹的。

我是一个很典型的山东男人,性格豪爽,喜好江湖义气,五湖四海的朋友一大圈,这原本是好事,但物极必反,好事处理不好,有时候也会酿成悲剧。大概是在2000年的夏天,我出差去东北,在火车上和一个大块头的东北大汉黑信一见如故。

结婚十多年,我和老婆卿云一直是许多朋友羡慕的神仙眷侣,我爱老婆,她也爱我,唯一的遗憾是,我的工作性质决定了我大多数时间在外地做项目,回济南陪老婆孩子的时间总是太少太少。而几乎每次回到济南,都把黑信一家子请到家中吃饭喝酒,我希望老婆身边有个亲热而熟悉的朋友能照料一下。

可最终我还是按捺住了冲动,决定先不揭穿,看看老婆卿云是怎么做的。要说平常,我和老婆都很信任对方,从不互看短信,所以,当我问卿云她有没有黑信手机号码时,她还撒谎说:我不知道。但话一出口,她马上便觉察到了什么,一整晚都魂不守舍,我看在眼里怒在心里,到那一刻为止,我还存留着最后的幻想,希望一切只是一场误会,只等着卿云开口澄清。但直到我伤心绝望地离开济南到外地出差的前一晚,卿云也没再说什么。

现在想想,黑信好像对我的老婆觊觎已久,有一次他开玩笑地说:丢下那么漂亮的嫂夫人一个人在家你放心吗?我嘿嘿笑,老婆也温柔地笑,我觉得妻子善解人意的笑容让我没有一丝后顾之忧,可以放开胆子闯天下。